您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

创新数码银行不可忽略的传统服务

日期:2019-08-19 19:53

两年前进入越南的制作公司Little Red Ants Saigon监制洪芷炘告诉《》,数码和传统银行区别甚大。

她举例,如果要从一家银行户头转账到另一个户头,传统做法须缴付费用,但数码银行无须支付。

此外,用户几乎所有的交易都使用应用软件。

在当地开设肉干品牌的Rou共同创办人吴进棋说,应用操作简单,他每周都会用来转账或为手机预付卡充值。用户可购买保险,或投资定存或其他工具。

这些听起来好像在新加坡是司空见惯的产品,不过这对越南来说,正是一大创新。

正因如此,Timo首年吸引2万4000人申请。当地媒体报道,它如今有数十万名用户。

现在,数码银行市场不再是Timo的天下。有趣的是,VPBank去年9月又推出名为Yolo的数码银行,以生活服务结合在同一平台作为卖点。

除了彼此竞争,越南未来料迎来新加坡过江龙抢滩。星展集团执行总裁高博德上个月告诉金融杂志《欧洲货币》,集团有意进军越南市场。星展之前已经在印度和印度尼西亚设立数码银行。

大华银行也在海外涉足数码银行领域,去年在泰国推出TMRW。

副主席兼总裁黄一宗上周在第二季业绩发布会上透露,集团可能把这概念带进另一个人口庞大的亚细安市场。换言之,这可能是越南或印尼。

可见,数码银行大有市场,而且从名字和品牌定位来看都是面向年轻用户。

不过,这不代表数码银行毫无缺点。

时隔四个月,我上个月再回到越南公干,但使用这服务时遇上问题。

由于有一段时间没使用,我忘了密码,当我在应用软件输入错误密码多次后,转账卡被封锁。

我只好回到咖啡座,并再次交上护照。服务员说,如果要立即重启并换新卡,须支付5万5000越南盾;如果免费更换就得等上两周。

正当我要拿出钱包掏出现金时,服务员立即说:“不,请使用应用户头款项支付。”

不过,我的户头只存5万越南盾,咖啡座的提款机又没有运作,服务员建议我叫他人转账给我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正当当地朋友要转账给我,Timo银行系统却出状况,因此没人能进行转账。

困在咖啡座的我不耐烦了。服务员走过来,帮我办一张新的转账卡,并交代我之后存款并缴付即可。

过了一个小时,我终于踏出咖啡座,对数码银行有另一番领悟。

诚然,银行系统偶尔出状况可以理解,不过当实体店无法快速协助,又不能收取现金,让用户感到求助无门,确实是一大不便。

在加强网络系统、提供广泛与创新服务的同时,业者得出台后备措施以应对不时之需,这样才能够确保用户的时间也是金钱。